阿勒泰市最近新闻

历史咨询 主页 > 历史咨询 >
小说:鉴定专家也是受害人家属,警花问他何时能放下,他说不可能
发布日期:2020-09-20 04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那怎么样才能让你放下另一半呢?”

完了,完了,完了,秦雪望着白若年温柔的脸,这双狭长的充满着笑意的眼睛,又是心如鹿跳,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那,我们现在回去?”

秦雪觉得自已好像听懂了,但又想不出像样的话来安慰他,便伸手轻轻滑过他的手背以示安慰,白若年只觉得那触摸有如蜻蜓点水一般,但带着令人战栗的电流,令他心中战栗。

他喉间涌动,声音哑然:“想吃什么?”

“别提了,跑了一天,除了确定七名受害人的身份外,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,十年哪,时间可以消磨太多记忆了,还有,受害人家属的哭声太让人难受。”

要么呼天抢地,要么声嘶力竭,尽数他们的办案不力,要么沉默以对,默默流泪,原本是生死不明,现在好,不得不面对已经死亡的结果,还是惨死!

秦雪眨巴着眼睛,轻轻咬着唇,默默无言,白若年直视着前面:“找到凶手的那天,我放下了一半,另外一半,永沉心底。”

“为什么要放下?另一半是永远的惋惜与伤痛,除非我的妹妹活转过来,否则无法弥补,这份遗憾将与我终生相随,没有必要放下。”

“大家都走了,就剩下,现在末班地铁也要没有了,走吧。”白若年说道:“回去的路上,我们可以找地方吃晚饭加夜宵。”

不听秦雪的拒绝,白若年将车开向那间有名的商综,车子刚到那商综门口,正要开进地下停车场,砰!

“现在不叫麦当劳了,叫金拱门。”秦雪忍住笑意说道:“你这么久没回国,早就改名字了,要不然,我们还是去吃红糖糕吧,方便,快速,吃完就能睡觉。”

上车后没有多久,秦雪就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,看着她如同孩童般天真的睡颜,白若年忍不住放慢车速,秦雪却敏感地睁开眼,懵懵懂懂地说道:“堵车了吗?”

“听上去是个好主意,但你今天一天没好好休息,如果再不好好吃饭,对身体不好,我们还是找个像样的地方去吃饭吧,这附近有间海底捞,这么晚了,应该不用排队,走吧。”

白若年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,吃完就……睡觉吗?

提到吃的,秦雪顿时来了精神,赶紧跳起来,疲累至极的脸蛋上浮起一抹满足的笑意,还没有吃到,就先行开心,如此单纯的女孩,白若年望着她,也不禁笑意盎然。

“没有,我想开慢一点,让你再睡一睡,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有许多,不用太着急。”白若年柔声说道:“今天一定累坏了。”

“我也曾经是受害人家属,当初悲痛的形式是天地都塌了,全身无力,没有吃喝的欲望,直到现在,一想到妹妹还会心口直疼,这种悲痛注定要跟随我一辈子。”

不说点什么,车内的温度仿佛在上升,令得他心烦意躁,他的话像机关枪的子弹不停地蹦出来:“这个时候有二十小时的肯德基、麦当劳,还有海底捞,还有一些没关门的店。”

Power by DedeCms